Loading presentation...

Present Remotely

Send the link below via email or IM

Copy

Present to your audience

Start remote presentation

  • Invited audience members will follow you as you navigate and present
  • People invited to a presentation do not need a Prezi account
  • This link expires 10 minutes after you close the presentation
  • A maximum of 30 users can follow your presentation
  • Learn more about this feature in our knowledge base article

Do you really want to delete this prezi?

Neither you, nor the coeditors you shared it with will be able to recover it again.

DeleteCancel

Make your likes visible on Facebook?

Connect your Facebook account to Prezi and let your likes appear on your timeline.
You can change this under Settings & Account at any time.

No, thanks

《金瓶梅》世情書寫

No description
by

世豪 曾

on 28 May 2015

Comments (0)

Please log in to add your comment.

Report abuse

Transcript of 《金瓶梅》世情書寫

排比人物:宋蕙蓮
1、誤入野獸叢林的小白兔

2、李瓶兒的前車之鑑

3、餘波盪漾:潘金蓮毆打如意兒
私通與亂倫
1、李嬌兒與吳二舅

2、孫雪娥與來旺兒、西門慶與宋蕙蓮

3、潘金蓮與琴童、陳敬濟(丈母與女婿)
龐春梅與周義、陳敬濟(假弟妹)
李瓶兒與書童(?)

4、潘金蓮與武松、王六兒與韓二搗鬼

5、假兄弟:西門慶與花子虛
假母女:吳月娘與李桂姐
李瓶兒與吳銀兒
假父子:西門慶與王三官

6、王六兒、林太太、如意兒、賁四嫂
1、李瓶兒與陳敬濟之財

2、苗青貪財害主,西門枉法受贓

3、在這些事件的每一場合,細小的損失由於一
條因果鎖鏈都導致非常嚴重的後果。就這
樣,每一次丟失東西都給西門慶的一統天下
留下一條裂痕,以致他死後不久整個家庭被
洗劫一空(浦安迪)

李嬌兒盜財歸麗院
韓道國拐財遠遁,湯來保欺主背恩
來旺盜拐孫雪娥
不孝與不慈
1、
苦孝說、奇酸志

不瞞你姐姐每說,我身上穿的這披襖兒,還是你娘與我的。正經我那冤家,半分折針兒也迸不出來與我。我老身不打誑語,阿彌陀佛,水米不打牙。他若肯與我一個錢兒,我滴了眼睛在地。你娘與了我些甚麼兒?他還說我小眼薄皮,愛人家的東西。想今日為轎子錢,你大包家拿著銀子,就替老身出幾分便怎的?咬定牙兒只說沒有,到教後邊西房裡姐姐,拿出一錢銀子來,打發抬轎的去了。歸到屋裡,還數落了我一頓,
到明日有轎子錢,便教我來,沒轎子錢,休叫我上門走
(第78回)

2、迎兒與秋菊
潘金蓮與李瓶兒的生死對決
1、潘金蓮雪夜弄琵琶

2、寄法名官哥穿道服

3、兩孩兒聯姻共笑嘻

4、爭寵愛金蓮惹氣

虎中美女


1、我是箇不戴頭巾的男子漢,叮叮噹噹响的婆娘

2、潘金蓮的困境:出身、財富、子嗣

3、金蓮雖說屬龍,但她名字中的
「金」「蓮」

字會使人聯想到
「肅殺秋氣」的虎象
,這又與

不祥之貓
的意象前後呼應,而且也正切合傳統
象徵,使人強烈地意識到她正與西門慶這條龍
緊緊擁抱,拼死搏鬥,都欲置對方於死地而後
已(浦安迪)

獅子街、雪獅子、黑皮膚

4、武松打虎、武松殺嫂



瓶梅》世情書寫

來旺兒遞解徐州,宋蕙蓮含羞自縊
收賄與盜財
二八佳人體似酥,腰間仗劍斬愚夫
雖然不見人頭落,暗裡教君骨髓枯(第1回)

最明顯的例子是反覆描述潘金蓮在性交時喜歡
騎在對手的身上
一事。……但當我們讀到第79回金蓮跨騎在西門慶癱瘓肢體上的姿勢,使人毛骨悚然地想到她不是別的而是一個正在
無情地吸吮對手軀體裡精血的吸血鬼
(幾乎是同時代出現於斯賓塞史詩第二集中亞克雷夏「Acrasia」姿勢的一個驚人的翻版)。……讀者於此當能回想到,她正是採用這一跨騎的姿勢斷送了武大性命的(浦安迪)




在這部小說中,從頭到尾,我們看到的都是對這個經典修身範式的系統性違背:亂心、亂身、亂家,最後是亂國。諸「亂」相加,匯成了人物關係一種「亂」的整體狀態,我們可以歸之為「亂倫」一詞,其最核心的意義,則指向特殊的近親通姦罪行(浦安迪)

從這個角度說,造成這一大堆混亂的原因也許可以理解為是
正常夫唱婦隨關係的顛倒錯位
。這裡,凡接觸過一點英國文學的人都會聯想到喬叟的巴斯婦形象,她那巔鸞倒鳳姿勢與西門慶故事首尾兩端都有婦人跨騎在上、男的暴死於下的情景恰好不謀而合(浦安迪)
那來旺兒,因他媳婦癆病死了,月娘新又與他娶了一房媳婦,乃是賣棺材宋仁的女兒,也名喚
金蓮
。當先賣在
蔡通判
家房裡使喚,後因壞了事出來,嫁與廚役
蔣聰
為妻。這蔣聰常在西門慶家答應,
來旺兒
早晚到蔣聰家叫他去,看見這個老婆,兩個吃酒刮言,就把這個老婆刮上了。一日,不想這蔣聰因和一般廚役分財不均,酒醉廝打,動起刀杖來,把蔣聰戳死在地,那人便越牆逃走了。月娘因他叫金蓮,不好稱呼,遂改名為蕙蓮。這個婦人小金蓮兩歲,今年二十四歲,生的白淨,身子兒不肥不瘦,模樣兒不短不長,
比金蓮腳還小些兒
。性明敏,善機變,會粧飾,就是
嘲漢子的班頭,壞家風的領袖
(第22回)
那個要求穩定的封建家族結構,和宋蕙蓮期望中不斷挑釁、變動的權力遊戲當然完全不同。不知情的孟玉樓一記悶棍把宋蕙蓮打出妻妾這個階層。知情的奴僕們當然也不可能讓宋蕙蓮回到原來的階層(更不用說她先生來旺了)。宋蕙蓮若稍有警覺,她或許會察覺到在西門慶家族裡,
不管在任何階層,她都已經失去了立足之地
(侯文詠)


走百媚
的這個晚上,宋蕙蓮在陳敬濟的面前痛宰了潘金蓮,算是扯平了「
豬頭
」和「
竊聽
」事件的恩怨。但也同樣的晚上,確立了潘金蓮對宋蕙蓮趕盡殺絕的態度。內心得意洋洋的宋蕙蓮或許以為在那個秘密的底層世界裡所做的事情,潘金蓮是不可能有機會在表象世界裡對她報復的。
但宋蕙蓮實在太低估人性邪惡的程度,以及痛宰潘金蓮所必須付出的代價了
(侯文詠)
書內必寫蕙蓮,所以深潘金蓮之惡於無盡也,所以為後文妒瓶兒時,小試行道之端。……卒之來旺兒幾死而未死,蕙蓮可以不死而竟死,皆金蓮為之也。
作者特於瓶兒進門如此一段,所以危瓶兒也
。而瓶兒不悟,且親密之,宜乎其禍不旋踵,後車終覆也。此深著金蓮之惡(〈批評第一奇書《金瓶梅》讀法〉)
一路寫樂三嫂、王六兒、岱安兒、樂三、西門慶、夏提刑、平安、書童、琴童各色人等,一時忙忙碌碌,俱為一死囚之苗青呼來喝去的使喚。
甚矣!財之可畏如此
。苗員外以財亡身,西門不以此為鑑戒,而尚貪其逆奴之賂,豈不計及來保等之觀望乎?(第47回)

西門慶笑道:「你的醋話兒又來了。卻不道天地尚有陰陽,男女自然配合。今生偷情的、苟合的,都是前生分定,姻緣簿上註名,今生了還,難道是生剌剌,胡搊亂扯,歪廝纏做的?咱聞那佛祖西天,也止不過要黃金鋪地,陰司十殿,也要些楮鏹營求。
咱只消儘這家私廣為善事,就使強姦了姮娥,和姦了織女,拐了許飛瓊,盜了西王母的女兒,也不減我潑天的富貴
。」(第57回)
Lilith(John Collier繪,1892)
Full tran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