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presentation...

Present Remotely

Send the link below via email or IM

Copy

Present to your audience

Start remote presentation

  • Invited audience members will follow you as you navigate and present
  • People invited to a presentation do not need a Prezi account
  • This link expires 10 minutes after you close the presentation
  • A maximum of 30 users can follow your presentation
  • Learn more about this feature in our knowledge base article

Do you really want to delete this prezi?

Neither you, nor the coeditors you shared it with will be able to recover it again.

DeleteCancel

Make your likes visible on Facebook?

Connect your Facebook account to Prezi and let your likes appear on your timeline.
You can change this under Settings & Account at any time.

No, thanks

河川證據

No description
by

成彥 徐

on 2 January 2014

Comments (0)

Please log in to add your comment.

Report abuse

Transcript of 河川證據

河川證據
作者介紹
簡媜,一九六一年生,宜蘭人。台大中文系畢業。曾任職聯合文學、遠流出版公司、實學社,現專事寫作。曾獲中國文藝協會散文創作類文藝獎章、梁實秋文學獎、吳魯芹散文獎、中國時報散文獎首獎、國家文藝獎等。自詡為「不可救藥的散文愛好者」。

簡媜的作品以抒情散文為主。題材多樣,尤長於田園、都會生活與女性內心世界的探索;筆觸敏銳細膩,想像豐富多采,文辭活潑靈巧、典雅流麗。著有水問、月娘照眠床、女兒紅等散文。

簡媜許給文學一個諾言:「以純粹的心面對創作,把生命當作墨條,慢慢在時間這塊大硯上磨盡」,表達出對文學的熱愛和創作的態度。

內容導讀
本文選自廖玉蕙編八十九年散文選,此文為作者關懷大地結合童年記憶的作品,主題環繞著孕育臺灣生命的母親──河川來書寫。「河川證據」指的就是大地之母養育人們無私的愛。作者舉數條河川作為證據,來說明臺灣河川有著多種豐富樣貌,人與河川相愛相惜在心底的溫柔情懷,以及共同成長的記憶:香Q濁水米養活了臺灣人民,七家灣溪的櫻花鉤吻鮭如「歸」隱的禪師,基隆河如叛逆的少年一如臺北的野性,冬山河從前氾濫,如今卻溫馴且清新美景處處。作者認為童年中回憶的河川往往不復存在,是因為島嶼人民貪婪的習性,不愛惜自己生長的家園所致。
省思
組員名單
組別:第十組
指導老師:劉怡君教授

企一B 01153224 張治軒
企二B 01153228 陳致豪
法五D 98141429 林政逸
經三B 00151250 吳冠錡
經三B 00151259 徐成彥
簡媜技巧風格
(一) 札記式的寫作方式

(二) 化零為整的有機結構

(三) 以人稱轉換側身字裡行間

(四) 古典文字的消融與轉化

(五) 母語的大量運用

參考文獻
黃昱穎(民100),簡媜散文主題與人物刻畫技巧研究,國立台南大學國語文學系碩士論文
余宛蒨(民100),簡媜的散文創作觀及其實踐,國立台北教育大學語文與創作學系碩士論文
廖祿基(民100),回歸與重建─論台灣當代女性散文家簡媜與周芬伶散文中的女性主體性, 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碩士論文
莊家瑋(民99),孤獨總是伴隨著愛─簡媜散文中的自我追尋與抒情轉折,國立中正大學中國文學研究所碩士論文
王軒驊(民99),簡媜散文中的教育書寫研究,國立新竹教育大學中文學系碩士論文
簡媜獲獎紀錄
1981年,以《有情石》獲全國學生文學獎第一名
1990年,獲中國文藝協會文藝獎章;以《鹿回頭》獲第3屆梁實秋文學獎第3名。
1992年,以《夢遊書》獲第14屆吳魯芹散文獎;以《母者》獲第15屆中國時報時報文學獎散文首獎
1994年,以《胭脂盆地》獲得第20屆國家文藝獎(舊制)散文獎及聯合報讀書人年度最佳書獎
1996年,以《女兒紅》獲聯合報讀書人年度最佳書獎
1999年,以《女兒紅》入選「台灣文學經典三十」
2000年,以《紅嬰仔》獲1999年九歌年度散文獎、第24屆金鼎獎-推薦優良圖書、第3屆台北文學獎散文獎及聯合報讀書人年度最佳書獎
2002年,以《天涯海角─福爾摩沙抒情誌》獲聯合報讀書人年度最佳書獎
2003年,以《天涯海角─福爾摩沙抒情誌》獲第27屆金鼎獎-推薦優良圖書
2004年,以《好一座浮島》獲聯合報讀書人年度最佳書獎
2008年,以《老師的十二樣見面禮》獲第32屆金鼎獎-最佳文學類圖書獎,及台北文學十書
課文
想像你在高空之中隨氣流翻轉,時而如一片嫩葉迎向驕陽及不可計數的星宿,時而翻身瀏覽陸地與海洋。想像你路過東經一二0度、北緯二十三度附近時忽然心旌搖晃,遂撥雲俯瞰,瞧見在陸塊與大洋激戰處有一座島如一隻綠眼睛,拱起的中央山脈使她看起來只睜三分眼,無限淒迷卻也流露悲愍,那是菩薩的眼,那是台灣。


   如果你的意志力可以像一艘船在此下錨,慢慢朝島嶼移近,俯視,便能算出這島流淌一百二十多條河川。這隻綠眸稱得上淚眼婆婆。
理所當然,你從全台最長的濁水溪開始想起。自中央山脈躍下時,她只是一尾銀白小蛇,卻一路狼吞虎嚥急著把自己養狀,終於長成泥黃大蟒扭身摔出肥沃的沖積扇平原,養出香Q獨特的濁水米。於是你懂她了,每日黃昏此起彼落的量米聲中,這米把無數個家給穩住。從米糧想到魚,便不能不記起大甲溪上游支流七家彎溪一帶的櫻花鈎吻鮭。多年前,隔著數步之搖,你遵循保育專家所指凝視溪流,試圖發現魚蹤。其實你什麼也沒瞧見,只深深被清澈的溪流吸引。溪底石礫清晰可數,濕潤的樣子看起來像軟石頭。溪面浮著陽光與葉影,更像無數優游小魚。溪聲潺潺,彷彿正在誦讀禪宗公案。你忽然領悟,「鮭」即是「歸隱」,暗示著冰河時期結束後,這條小溪看破紅塵的決心。
你當然不會忘記凱達格蘭人護手過的基隆河。這河是個藝術,性似頑童。他開開心心地造瀑布,又忽發奇想鑽蝕河床挖出一堆「壺穴」。他對吃的東西不感興趣,十分詭異地出產沙金與煤礦,連西班牙、荷蘭人都曾聞風而來。頑童總愛蹺家、搞幫派,他把原先不歸他管的兩條河給併了,活生生搞出讓專家頭痛欲裂的一百八十度大轉彎。如果有河川法庭,憑他的叛逆行徑,一定被押入少年河川感化院。最後一程在關渡,他的表現正中有邪、邪中有正;鋪出大片沼澤地,養著水鳥、螃蟹及到處亂插的水筆仔——這一幕很像學生生活,寵物隨待在側,桌上放著功課不寫,卻抓著大把的筆朝地上練飛鏢。擁有這麼奇特的河,你相信台北盆地將永遠是個野性城市,永遠帶著哪吒性格。
接著,你的視線停留在你的童年河——位於蘭陽平原的冬山河身上。短短二十多公里長度,原是釀造水患的高手,自從被截彎取直之後,如今成為人潮洶湧的觀光河。然而,你必須自私地承認,你最懷念的仍是她的狂野時代。大人們聞之色變的風災水患,對兒童而言卻是神秘節慶。你記得做孩童的你們雀躍地喊:「風颱來囉!大水來囉!」時,總遭到大人怒斥:「呷到憨米是莫?做大水會淹死人你知莫?」孩童當然不會估算災害的嚴重性,不了解比窮更窮的那種窮是什麼?孩童是唯一可以向天地借膽、桀驁難訓的冬山河借膽的族群。

股清新的香氣,搓一搓還會生出泡沫。二、三十年後你才知道這樹的正式名字是「穗花棋盤腳」,又叫「水茄咚」。但你還是喜歡小孩子們喊的乳名:「水茄咚」,聽請來像喊堂兄弟。
不鬧水患的時候,冬山河及其支流堪稱風情萬種。野薑花與「過貓」蕨佔據極長的河岸,空氣中蒸騰著蝶薑香味,或濃或淡看風的力氣大小。只要有小學女生放學經過,便能看見她們紛紛掏出課本,摘白色薑花夾入,次日即成淡黃色香蝴蝶。這是每日儀式。她們更不放過抽芽的「過貓」蕨,人人採了一束形似綠色問號的嫩蕨,帶回家嫌少,乾脆攏成一大把成全一兩人。一對人沿路走沿途嬉戲,誰家到了便揮手出列,剩下的繼續隨河蜿蜒。有一段河岸較幽深,密竹野樹遮蔽天光,據說農曆七月常有水鬼出沒。然而只有此處有高樹垂下無敵含苞珠串,彷彿是仙女們的瓔珞。小女生最愛持竿鈎那珠串,不慎打落,水中發出叮咚聲,夠幸運的話,還能從河中撈起。橢圓形果實,雖不能吃,殼內硬果卻有一
人而是風雨聲。你永遠理不清那古憂傷混合歡愉的情感,每當置身風雨之中,這情感便沛然莫之能禦,如風飛回風裡,水流入水中。如今,你願意這麼想,同年經歷的大水都是冬山河的旨意,她覺得自己應該像個母親,把誕生在她兩岸農舍的紅嬰仔、猴囝仔好好地鍛鍊一番。她要他們從災厄中學會勇氣,靠這一身勇,也許有機會找到不淹水的人生。

每年夏季,颱風破空而來,河水暴漲;轉瞬間,水淹至腳踝,不一會而,以爬上小腳肚。當大人們急著搬運穀倉內的稻穀時,七八歲的你必須遵從指示,火速至竹叢縫、草垛下搭救被暴雨嚇呆的三兩隻雞鴨。或是揹起竹籮至菜園拔光所有蔬菜,以免水退後菜園毀了必須連吃一週豆腐乳、蘿蔔乾。你總是戴上炸了花的破斗笠、披著半身塑膠布,認分地做每件事,既不抱怨也不畏懼。豆大雨點打響塑膠布,竟似節慶鑼鼓。強風奪了斗笠又把塑膠布吹成翅膀模樣,這種會飛的感覺如此美妙,使你忍不住仰首展臂乾脆把颱風吞入腹內。一望無際的平原籠罩在狂風驟雨之中竟有一種孤寂之美,這剎那間的啟蒙使你成年後每次憶起仍不免眼角微潤,間接地也注定當你陷入情緒谷底時最想傾訴的對象不是任何
如果成長過程未曾與一條河共舞,那童年近乎坐牢。摸蜆及田貝(沒人喜歡吃它,僅用來丟擲取樂),捉泥鰍、溪蝦、澤蟹及俗稱「大肚乃」的小魚,河川提供給孩童的豈僅是潑水泡澡之類的親水活動,而是充滿驚喜的探險自然遊戲。一條盡責的河一定會給孩子成就感—摸得最大顆蜆或居然逮到水蛙或最會採「過貓」...。因而老河的形象著實像一個胖祖母,身穿縫著無數口袋的衣衫,陽光下坐著不動,笑嘻嘻地任憑孫兒們爭先恐後掏口袋。她讓他們皆有所獲。

這使你難過起來,你與同代人幼時跟河水這麼親,照說這份情感會使你們視河川為血脈,戒慎恐懼地加以護持、供
養才是,何以輪到你們當家作主的今日,台灣卻沒剩幾條像樣的河?你不得不承認,唯有比親情更強悍的慾念才能毀了親情,比家園更刻骨的誘惑才能毀了家園。

   破敗的又何止是河?若從自然界角度檢視,半世紀以來這島的致富之道,是割土地之肉、賣河川之血換得的。如此山河破碎,算富還是窮?

如果可以飄浮於空中,你希望找到一條最像你的童年河的溪流,重溫靜靜地坐在岸邊聆聽河水的幸福。你希望那是個清晨,因為微風與細膩的陽光,最能讓河與人相互留下深愛的證據。這證據會長成一株水草,不斷地在河面及你的心頭招搖。
大意
第一段

作者以鳥瞰方式描述心目中的台灣,平提說明遍佈的河川哺育住民,美麗而聖潔。



大意
第二、三段

以下以側注法,分別說明台灣各河川的特色與美感。首先說明濁水溪下游濁黃肥沃的沖積土壤,培育出豐饒的稻米物產,上游則起源自高山清溪,以櫻花鉤吻「鮭」暗喻「歸隱」之境界。
大意
第四段

作者將基隆河比喻成頑童,產金與煤礦,其流域彎曲又多變,亦如野性頑童般把水筆子當飛鏢練射。

大意
第五段

本文前略後詳,因為冬山河為作者童年所在,因而描寫更為詳細,寓深厚的情感於其中。

大意
第六段

詳寫冬山河在颱風時,作者於兒童時內心的期待與情感,用精彩的譬喻說明這樣的磨練成就日後的勇氣與毅力。

大意
第七段

作者繼續詳寫對冬山河的兒時回憶,比喻成外婆般慈祥給孫兒許多小禮物,河川的贈與是無私大方的天然寶藏。

大意
第八、九、十、十一段

作者於此結論強調現代河川被污染,都是由於對金錢貪欲毀了河川家園,忘卻了恩德,而如果能靜心諦聽,必能重新找到「河川證據」,那就是大地之母養育人們無私的愛。

作品賞析
本文以平提側注法的章法來寫作,先「平提」論述所有的台灣河川印象,再「側注」各種河川的特色與美感。其次,以詳略法使主題凸顯,尤其是冬山河印象,是作者童年記憶凝聚所成,因此以詳細的譬喻筆法讓冬山河成為在側住的例子中凸顯的主題,對其他的河川的略寫,便明顯的襯托出賓與主的份量。
作者使用文字相當精鍊,筆法成熟又靈動。此文首先以電影場景般的角度逼近臺灣,以高空鳥瞰的姿態往下,接著視野往中央山脈平行直飛,以「只睜三分眼」形容以此角度所見的綠色福爾摩沙之美,相當生動,說是淒迷也悲憫。「菩薩的眼」一詞,正是預留了伏筆,與「壯河足以行舟,瘦川兩岸種稻種菜也夠養活九族十八代」的育養生民的偉大恩惠相互輝映。「淚眼婆娑」寫的是「這島流淌一百二十多條河川」,彷彿是眼睛流下許多眼淚一般,寫來動人有情。

接下來作者開始描繪臺灣與自己記憶相關的幾條河川。第二大段開始寫的是「濁水溪」,作者以「一尾銀白小蛇」寫河川初始的小溪姿態,用「狼吞虎嚥急著把自己養壯」寫小溪納其他支流逐漸壯大,「長成泥黃大蟒扭身摔出肥沃的沖積扇平原」更是生動地描繪濁水溪出海的壯闊姿態。接著作者往北寫到大甲溪,上游著名的七家灣溪一帶的櫻花鉤吻鮭,生長在清澈的溪流,溪面浮著陽光與葉影,其靜觀令作者想到「禪宗公案」因而風趣地以諧音雙關道出:「『鮭』即是『歸隱』。」此處以轉化法寫「小溪看破紅塵的決心」相當生動有趣。
第三大段再往北寫基隆河,如頑童般的生命型態豐富有趣。有「瀑布」、「壺穴」、「沙金與煤礦」等等,還以「少年法庭」寫其叛逆行徑,相當生動有趣,化身成學生的姿態寫他把「水鳥、螃蟹」當成「寵物」,抓著大把的筆朝地上練飛鏢,此描繪「水筆仔」處真是妙絕。

第四大段繞過北臺灣寫東臺灣的「冬山河」,以上對河川的描寫較為簡略,作者是宜蘭人,此河因為是其童年記憶深厚,對此地的深厚情感,才能更加詳細說明。且作者毫無做作地說:「你必須自私地承認,你最懷念的仍是她的狂野時代。」說的是小孩子把「風災水患」當作是「神祕節慶」的心情,不知疾苦、向天地借膽一般歡呼慶祝。
第五大段插敘寫颱風來襲的景象,大人忙得不可開交,但孩子卻有十分想像力,想著「豆大雨點」是「節慶鑼鼓」,「塑膠布」是「翅膀」。更奇特的經驗是「在狂風驟雨之中竟有一種孤寂之美」,一種「憂傷混合歡愉的情感」,作者認為彷彿是冬山河鼓舞她「找到不淹水的人生」力量,讓她「從災厄中學會勇氣」。

第六大段寫冬山河與支流風情萬種,蝶薑香味或濃或淡像是「淡黃色香蝴蝶」,過貓似綠色問號的嫩蕨,高樹垂下無數含苞珠串如仙女們的瓔珞。語言精鍊優美,精巧可愛。接著再寫童年時的生活與河川共舞,捉泥鰍、溪蝦、澤蟹、小魚,並且以河川溫柔寬厚的寫著:「一條盡責的河一定會給孩子成就感。」讓孩子玩耍個夠,河川與孩子的連結如此濃厚有情。用「胖祖母」身穿縫著無數口袋的衣衫,寫河川有無數的寶藏,等待著孩子挖掘,不藏私、大方慷慨且笑嘻嘻地愛著、守護著這些孩子們。
第七大段作者從笑嘻嘻的祖母,筆鋒一轉而如此犀利地想到現代河川被無情地汙染,「這島的致富之道,是割土地之肉、賣河川之血換得的」,控訴了人們竟是如此回報河川的恩德?「誘惑」、「慾念」毀了自己的家園。在最後作者提及「如果可以漂浮於空中」指的是如果可以作夢,不是人們想像著一條靜美河川。在清晨、微風、陽光的背景裡,「讓河與人相互留下深愛的證據」。最後,作者化引徐志摩 再別康橋:「軟泥上的青荇,油油的在水底招搖;在康河的柔波裡,我甘心做一條水草。」說的正是這樣愛的證據會「長成一株水草,不斷地在河面及你的心頭招搖。」更呼應了「河川證據」,所指的就是大地之母養育人們無私的愛。
作者曾在一次訪談中提到:「我前一陣子寫了一篇文章叫『河川證據』,寫河川的,我小時候在鄉下長大,所以寫跟河的互動關係,當然也反映到現代的狀況。大概會先出來的一定是題目,第一天很重要的工作就是『題目叫什麼?』,『一條河』?『記憶中的一條河』?太普遍了。『還給我一條河』?太煽動了,後來寫成『河川證據』。再來第一句我想要怎麼開頭,我想成:『想像你在高空之中隨氣流翻轉,時而如一片嫩葉迎向驕陽及不可計數的星宿,時而俯瞰不變的海洋。』所以我就這麼寫了,思考與文字已經同步了,這是練習,習慣問題。」本文中將「俯瞰」改為「翻身瀏覽」,其實更加生動,從這段訪談內容可以瞭解作者在下標題與起頭時,早已經是「胸有成竹」,當思考過的內容與編排,都已經成形,那下筆便有如神助,如滔滔江水不絕,行雲流水。
簡媜自述:「生活,就是創作。而且是在行諸文字之前完成的。」
圖片出自誠品站簡媜專訪
現代文學館─簡媜照片
濁水溪─蔡慶彰繪
冬山河親河公園
何謂生命?生命源於土地,長於土地。
大自然滋養了生命,茁壯了靈魂。
我們在這片美景中茁壯,
卻長不出壯碩的枝脈守護她 。

這裡曾是福爾摩沙,美麗之島。
若我們不能拼死捍衛福爾摩沙這美名,
又何能自詡為萬物之靈?
Full tran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