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presentation...

Present Remotely

Send the link below via email or IM

Copy

Present to your audience

Start remote presentation

  • Invited audience members will follow you as you navigate and present
  • People invited to a presentation do not need a Prezi account
  • This link expires 10 minutes after you close the presentation
  • A maximum of 30 users can follow your presentation
  • Learn more about this feature in our knowledge base article

Do you really want to delete this prezi?

Neither you, nor the coeditors you shared it with will be able to recover it again.

DeleteCancel

Make your likes visible on Facebook?

Connect your Facebook account to Prezi and let your likes appear on your timeline.
You can change this under Settings & Account at any time.

No, thanks

阿美族的自然資源-以溪洲部落為例

No description
by

Mike Lai

on 28 December 2016

Comments (0)

Please log in to add your comment.

Report abuse

Transcript of 阿美族的自然資源-以溪洲部落為例

這是台大氣候變遷與永續發展學位學程課程「地球環境問題與對策」的期末作業,指導老師為簡旭伸教授。

我們透過與台北新店的溪洲部落接觸,去了解原住民族對於周遭資源異於現代都市人的文化與態度。

製作這份檔案我們希望能吸引人們的目光,進而讓大眾對阿美族的生活方式與傳統生態知識有更多認識。
總說明
溪洲部落
野菜是什麼?
野菜之於原住民
對於原住民,我們所謂的「野菜」是他們日常生活中的常見菜餚。

對他們來說採摘這些野菜並不需要書本中的知識,而是仰賴著代代口頭傳承下來的知識、跟隨長輩採摘的記憶、與親友之間的交流,這些具體落實在生活中的行為承載著獨有的文化特色。

原住民食用野菜通常都是直接混雜汆燙,不同種類的野菜一起食用也有不同的風味。與漢人相較,原住民對於野菜的態度,包括敘述方法、口味喜好、食用頻率、印象,都有極其明顯的落差。
溪洲部落是一個阿美族部落,位於捷運小碧潭站的新店溪對岸。

阿美族原住民原居住於東部花蓮一帶平原,在近代遷徙找工作的過程中,來台北工作的張英雄(現溪洲部落長老)首先發現此處與花蓮原鄉環境相當類似,因此開始於此處墾地、種植,逐漸形成台北的阿美族聚落。
「野菜」這個中文詞彙是漢人對於可食用,但自己不會種植的植物泛稱。

這不僅呈現了漢人對於這些植物的觀感,比較野、不好吃、原始…,同時也代表著漢人文化中較少利用這些資源的常態。
原住民沒有知識?


操作方式
這是名為prezi的程式,有兩種播放方式:

1.使用最下方的左右箭頭,可以依序觀看我們已排定的順序。

2.直接點擊畫面中有興趣的部分,滾輪可以拉近、拉遠距離,將滑鼠移至左邊有房子形狀的Home鍵可以觀看整份資料的全貌。
對於野菜生長地點的描述,我們現代都市人在書面上習慣看到的是「海拔200公尺」、「雜木闊葉林」等十分制式、科學化的描述方式。

這種方法儘管客觀,但在卻不易使用(例如:身在一片森林中,幾乎沒有辦法判斷海拔高度,所以也沒辦法使用這項資訊來採野菜)。


相對的,原住民是使用「長在水邊」、「森林裡暗暗的地方」等很直觀、容易理解且易於判斷的描述方式。

甚至有些情況是族人有辦法依靠著複雜的生活記憶,從漫山遍野的植物中找出自己想要的植株,但是卻無法讓外來者去體會原因。這些敘述與記憶方式很容易在當地人們的心中勾勒出一幅圖像,但對於異地沒有對在地印象的閱覽者卻無法產生共鳴,對於科學化、知識化的研究更是不切實際、難以理解。

總結來說,我們一般現代都市人所熟悉的書本是立基於知識研究的體系。然而原住民族的知識是透過每天的實際使用、採摘與食用不斷積累而來的複雜記憶、知識與情感。
阿美族的自然資源-
以溪洲部落為例

車輪苦瓜
長於台灣低海拔山坡草地間。不耐水,多雨期間易腐爛。
產季:全年
車輪苦瓜本名叫做「紅茄」
因為外型長得像車輪,
所以被戲稱為「車輪苦瓜」
通常都在尚未成熟,果實還綠綠的時候採收來食用,等到變為紅色之後就不能食用了。
車輪苦瓜還有醫療功效,不僅可以消炎鎮痛、散淤消腫,還能治療胃痛、淋巴結核、腋窩生瘡等症。
通常原住民都喜歡用水汆燙品嘗原味,但也可將之燉湯。
黃藤
阿美族語O'way(喔襪乙)
全年可採食
生長於低海拔至海拔兩千公尺闊葉林內。相較於一般野菜,黃藤通常生長在山中,所以平時較少機會吃到。
黃藤除根部外全株是刺,新手採收時若沒有足夠的很容易受傷。
通常藤長6-7尺,有一尺半是纖維化的藤心,是可食用的部分。食用黃藤有降低血壓的功效。
水芹菜
全年都找的到,但是以初春到仲夏採集到的最佳。
全台灣海拔兩千公尺以下的溼地、水田或潮濕的樹林下、溪流邊都有可能找到。
水芹菜通常長於水源豐富的地方,在水邊或溪畔時常會出現。
可食部位是幼苗及嫩莖。每年3-5月是新芽盛發期,摘採頂芽烹煮最理想。頂芽最嫩最好吃,摘採後還可促進側芽生長。
過溝菜蕨
過溝菜蕨
阿美族語Pako(八古)
全年生長,長在全島低海拔山野、田邊濕地或溪流兩側,常出現大群落,單株可達一公尺高。
過溝菜蕨從名稱上看,可知道是生長在水溝邊的野菜。
他成群的長在田間及溪邊附近,或見於潮濕的山邊開闊地、溪谷山澗潮濕地。只要通風良好、保水力強就能生育旺盛。
蘆葦心
阿美族語Lawoc (喇物子)
可食用的時間在9-3月,台灣全島中低海拔山野、溪洲、河床礫灘等較為貧瘠的地方都可以找到。
阿美族用它來泛稱甜根子草、芒草及蘆葦的心,是十心菜的一種。
這三種植物長得很像,在溪洲部落是直接稱為「蘆葦心」。
吃蘆葦心之前要先把他的外皮剝掉,留下比較嫩的莖。
處理蘆葦心的工作很繁瑣,部落常可以看到 Ina (阿美族語的"媽媽")們在火爐旁邊剝邊聊天。
Lawoc 吃起來有點酸酸苦苦的,而比較嫩的吃了還會回甘。
Ina說,這就是她們小時候的零嘴,嘴饞了就到河邊自己拔自己剝。
中醫藥專家說,Lawoc 的苦味有利尿、解熱、解毒、治尿道炎的功效,並且富含纖維,是中秋烤肉解油去膩的首選!
「小時候在花東原鄉跟著媽媽及阿姨學習辨認野菜;北上來到台北溪洲部落之後,就和這裡的其他阿美族的朋友交流,互相學習『你認識,我不認識的』,也會互相討論彼此怎麼稱呼不同野菜,這樣就學會了更多不同菜以及不同地方的阿美語。」
「有時間,想到的時候我就會去拿(在阿美族的語意裡,採野菜這個動作叫做"拿"野菜)野菜;採野菜一定要穿雨鞋,還要帶鐮刀。我採野菜的時間很不固定,所以都在機車裡放著雨鞋鐮刀,有時候到哪裡辦事結束後有時間就在附近採野菜回家」
溪洲部落的阿姨說:
樹豆
翼豆
檳榔
檳榔全年都會開花結果,但春天夏天長的最好,果實是阿美族儀式中很重要的元素,日常生活中也習慣在每天早上外出工作前採集,隨身帶著。花苞和嫰心可以用來料理煮食。
檳榔葉的葉鞘非常的堅韌可以拿來做成盤子,承裝其他食物,是最天然的容器!(圖中黃褐色部分)
構樹(雄蕊)
溪洲部落的精神堡壘,位於溪洲部落的停車場/廣場中央。是部落婚喪喜慶的儀典性場所,每年在此舉辦豐年祭,並且設置代表豐收的杵臼(阿美族語Dulun)為地標
構樹生長在接近平地的山邊(拉遠可見實圖),特別是村落附近,在都市裡也看得到。以前,構樹也常被作為豬飼料;另外,構樹的樹皮很強韌,可以加工做成樹皮布,或是用來綑綁獵物。
麵包樹
阿美族語fataan
樹豆的營養價值很高,是原住民三大主食之一,主要食用豆子喊豐富的蛋白質。有「原住民威而鋼」之稱,其繁殖能力也相當被原住民崇拜。除了當作主食烹調外,也會被小朋友當作零嘴食用。
阿美族語fadas
主要食用它的果實。因為果實形狀立體有點像楊桃也被稱做四角豆,含有豐富的蛋白質且相當抗蟲害(除了採集之外,原住民也會種植這些被漢人稱作野菜的植物)。
溪洲部落的集會所,公共空間。就在部落廣場的旁邊,平時可自由使用,也會用來舉辦活動。
麵包樹常見於低海拔地區,阿美族的聚落裡也常常會種植。麵包樹的果實可吃,常拿來煮湯,或是烘烤食用,是阿美族人7~8月夏季不可缺少的食物;果實晾乾燃燒也可以用來驅蚊。
麵包樹是阿美族人遷徙住屋時必須攜帶的植物,有家有田的人才可種植。
在溪洲部落裡,就有一棵溪洲的居民當年從花蓮玉里帶來台北的麵包樹(拉遠見右圖),已經在這裡生長了30多年,從樹苗長成一棵大樹,還幸運從1997年發生的大火中存活下來呢;溪洲的居民充滿感情地說:「這棵樹跟我們一樣是從原鄉部落來的,她每年結的果實幾乎就是我們當季的主菜」。
在現代,原住民傳統的生活方式受到了城市、工業化...的影響。為了生存時常會搬離最原始的居住地。即使如此,他們仍期盼一個承載並傳承自己文化的可能性。這也是為甚麼溪洲部落會形成。
在現代社會的變遷中,原住民文化也不斷的適應與成長。在大家離開原鄉工作的情況下,溪洲部落的阿美族人並非都來自同一地點,在溪洲部落中甚至有布農族人的居住。
黃藤的莖很堅韌,表皮削下之後,可以拿來編織成籃子,也可以做建築使用。
初春時可以採構樹的嫩葉和雄蕊煮食(只有雄蕊可食,雌蕊不行喔!)
溪洲部落本身有一個頭目,全台北市又有一個管理全台北市原住民的總頭目。因為人數考量,台北市每年會一起舉辦豐年祭,為了籌畫也會開會協調各族文化的歧異。

因為不熟悉現代漢民族所建立的法律體系,從過去被認定為違建,到近期(2016)朱立倫市長承諾的333造屋模式,溪洲部落面臨著一連串土地與居住權的爭議,至今仍為了保留自身文化慣行的生活方式而奮鬥著。
蘆葦心(中)
車輪苦瓜(圖下方)
Full tran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