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presentation...

Present Remotely

Send the link below via email or IM

Copy

Present to your audience

Start remote presentation

  • Invited audience members will follow you as you navigate and present
  • People invited to a presentation do not need a Prezi account
  • This link expires 10 minutes after you close the presentation
  • A maximum of 30 users can follow your presentation
  • Learn more about this feature in our knowledge base article

Do you really want to delete this prezi?

Neither you, nor the coeditors you shared it with will be able to recover it again.

DeleteCancel

台灣婚俗之探討─童養媳

No description
by

宇薇 陳

on 20 March 2014

Comments (0)

Please log in to add your comment.

Report abuse

Transcript of 台灣婚俗之探討─童養媳

1950
1970
2013
1920
2000
台灣婚俗之探討─童養媳
選題動機
童養媳,這個名詞因為時代的變遷,現在生活發展已漸漸沒有這樣的現象產生了。在四、五零年代,當時務農的社會沒有太多的娛樂,所以大多休息時間都拿來增產報國了,加上當時對避孕這檔事,並沒有太多的專業知識以及宣導。因此,家庭成員愈來愈多的情況下,經濟壓力不堪負荷下,會將子女賣給家庭比較富裕的人家。
男生,就是賣給人家當兒子;女生,有的是賣給人家當女工,有的是賣給別人當童養媳

童養媳的風俗是基於台灣傳統社會
重男輕女
觀念的影響而盛行一時,之後又
在時代變遷與思想觀念衝擊下逐漸消失,表象背後有其複雜與多面的因素,而探
尋描繪婦女內心思維與情感的生活世界,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況且
童養媳已不
只是台灣社會事實存在的現象,同時也抽象化成台灣人面對強權、任人宰制而無
法當家作主的悲運象徵

台灣閩南民間對「童養媳」的另外稱呼叫「
媳婦仔
」,也就是指那些將來長
大後要匹配給兒子作妻子的預先收來養的女孩。客家地方則大多稱這類女孩為
「苗媳」或「小媳婦」。他們進入養家之後,有的人備受養家長輩喜愛,有的則
受盡冷落或虐待,各有各的遭遇與生活容貌,也各有各的不同心路歷程,因此我們這組想藉由一系列的探索與調查來揭開這些辛酸的故事。
一、童養媳的風俗起源與盛行背景
風俗習慣屬於文化的一部份,一地的習俗觀念必然有形無形的影響當地的人為行動與思想,當人群遷移之後,這些思想與行為習慣必然也隨之遷移。至於台灣這種收養女子的風俗,根源於中國漢人傳統社會之傳宗接代與重男輕女等思想觀念,而在清代漢人移民的特殊歷史背景以及經濟社會因素影響下,逐漸形成和盛行。
清代很多閩粵漢人迫於生活,紛紛冒險渡海來台灣,但因初期清廷為了治安,施行嚴格限制移民的政策,來台灣者多以偷渡方式進入,導致人口性別比例嚴重失調,成年男子婚娶困難、成家不易。1790 年,清廷准許搬眷之後,女性人口雖然逐漸增加,但早先女口稀少而珍貴,加上民風競尚浮華的結果,娶媳婦動則千金,嫁女之嫁妝亦必豐厚,而此時的移民經濟能力已不如以往強盛,
一般中低家庭不僅無力負擔兒子的婚娶費用,甚至無法扶養過多的子女

在此歷史背景下,
生家基於扶養之困難、及減輕生活負擔等種種因素而將親生女兒送走

養家則是為了節省聘金和婚禮的花費,並可增加勞動力等理由而收養媳婦仔
。此外也為了緩和傳統家庭的婆媳問題,希望擁有女兒以及有關生育的民間俗信等,也是常見的原因。正因為媳婦仔本身兼具多方功能,其身份又充滿轉換的彈性,故能滿足傳統社會不同時期的不同需求,於是早已盛行於閩粵地區「媳婦仔」風俗,便隨著移民傳入台灣,盛行各地。
二、童養媳風俗的消失
1920 年代以後,由於
交通建設、現代教育推展、衛生環境改變
,經濟也大為發展,台灣社會逐漸現代化。教育程度的提高與工業化的發展,提高年輕男子的自主權力,得以反抗父母的威權;
戰後經濟發展也使媳婦仔的工作機會增加,使她們更有能力反抗養家的約束
。接著戰後的法律也保障
婚姻自主權
,父母便難強迫年輕男女結婚。
「送做堆」的童養媳婚姻,因而在年輕男女的反抗與家長的妥協中逐漸消失

而隨著
家庭經濟的改善
,家長不必擔心無力撫養女孩,家長也不再擔憂無力負擔婚禮花費而預先為子弟收養媳婦仔。
教育的普及和嬰幼兒死亡率的減低以及知識水準的提高
等因素,更使基於迷信而將收養或出養女孩的風氣逐漸消失;戰後,
節育政策的推展、女子經濟能力提高以及思想觀念的改變
等,使家長不再將女孩視為「賠錢貨」而輕易送人,許多有意再收養媳婦仔的人家,已無可收養的對象了。童養媳風俗便在台灣社會經濟變遷之下,
自 1920 年代起逐漸消退至 1970 年代已幾乎消失。
三、童養媳的生活與遭遇
一般來說,大多數的「媳婦仔」都是在四歲以前就被迫離開媽媽送到養家。進入養家之後,她們就「屬於」養家的人,
養家有權決定她們的一切
,她們本身毫無自主的權利,只能如棋子般任人擺佈,一生命運幾乎完全操於他人之手。
從小到大,她們得守本份工作,整日不得清閒,幾乎等於
女僕
一般,倘若不得養家喜愛,還得忍受苛責與凌辱;在
行動上或教育上,也比一般女孩受到更多的限制
;萬一養家遭逢困境,最先被犧牲的也往往是她們,
被轉賣成為娼妓是很常見的事
。在婚姻方面,她們的遭遇往往也比一般女子更為艱難與不幸。通常「媳婦仔」到了適婚年齡時,家長就安排在過年除夕那天晚上,讓她和事先預定的對象同床共眠,就這樣完成婚禮。沒有慣例的婚姻程序,沒有歡慶的喜宴,更別提美麗的白紗禮服、豪華禮車以及浪漫的蜜月旅行了。雖然「送作堆」的夫妻中,不乏相敬如賓的例子,但是從小長期的相處已經使雙方缺乏新鮮、浪漫的感受,且婚前有意或無意的區離,也影響婚後的親密感與婚姻品質,如果雙方個性不和或性關係不良等,極易導致外遇、離婚等悲劇。
據研究指出,
童養媳婚姻的離婚率確實遠高於一般嫁娶婚
。然而她們的婚姻方式及對象,是別人早已預定好的,她們只是執行者而已,就算極不願接受,也無拒絕的機會與能力,許多人就是在無可奈何的心情下步入洞房的。
四、童養媳命運的具體縮影
綜觀童養媳的生活與遭遇,雖然有人能被善待,但是受到不平等待遇者也不在少數,
從她們身上,可清楚看到傳統婦女在男性中心社會下所遭受的歧視與低落的地位
。她們被家長以「物品」般「賣」給養家,從此屬於養家,尤其對其身體有主宰權,可以使之勞動、任意加以責罰或再次將她們「轉賣」他人,有時甚至還會遭受身體的侵犯。
她們對自己的身體並沒有自主權,這反映出女性生理人格被操縱與控制的無奈
。其次,她們
從小即被迫由「女兒」身份成為「媳婦仔」,長大則成為人之妻、婦、妾、婢,甚至淪為娼妓
。在各種身份的轉換中,她們從未有自主權力,這種身份的不得自主,即是女性社會人格之被歧視與壓迫的反映。
媳婦仔從小被迫與家人分離,形成孤立的處境,且在社會承認其身份地位的情況下,任何加諸於她們身上的一切拘束,均被合理化。在毫無反抗能力之下,她們被迫接受一切,甚至認同於客觀環境所施以的約制,並內化為主觀的角色期待,這種心理層面的不自主,導致所謂「
媳婦仔型
」與「
媳婦仔體
」等人格特質,這
反映出女性心理人格被壓抑與箝制的悲哀

在身體、身份與心理的壓迫與束縛之下,她們只能任人擺佈,默默承受一切合理與不合理的待遇,進而以「宿命」的人生觀,將自己所遭受的一切哀傷與無奈合理化而忍受之。
小組結論
童養媳是我國古代一種
不正常的婚姻形式
,它給女子帶來了巨大的痛苦,其形成原因與
經濟生活、傳統文化、政治的束力
等密切相關,分析其形成的原因及影響對於我們了解古文化、解決現實問題具有極為重要的意義。
中國童養媳從起源、盛行到消失,有相當複雜的因素,如
戰亂之後,民間經濟蕭條
,童養媳就可能盛行;又如
中國常有移民的潮流,像清代台灣有「海禁」之防
,女口極少的拓荒者便利用童養婚傳宗嗣;又如
台灣閩客移民有「血統觀」的堅持
,用童養婚是防止和其它族群通婚的方式。再如
中國「女卑」觀念的作祟
,童養婚是遏止「溺女」的惡習,其中更有心術不正的娼業者,利用童養婚之名,卻行買賣人口之實的變相行為。
童養媳的命運猶如油麻菜花,打從被抱養時,就等同一件商品,還分「買斷」和「非買斷」,遭人凌虐也無從訴苦及申寃,多藉魂顯靈的鬼故事,無非是申援許多冤死的童養媳,而那些壓抑自已欲求的「等郎妹」,所等到的真是姻緣嗎?
童養媳從小懂得用勞力換取成長的需求,但是不一定換得到平等得社會地及家庭地位,沒有娘家及法律依靠的童養媳,是媳?是婢?是娼?終老一生?等等,除了靠童養媳本身的資質,宿命隱隱的作弄及變相的社會制度,卻是童養婚俗令人爭議之處。
而中國過去傳統女受有獨立得經濟能力,能夠讓夫家視如已出的童養媳該屬異數。一般童養媳在夫家仍有發展的空間。文學之中,
民間故事、俗諺語、歌謠等傳唱童養媳的悲喜,可以印證童養婚俗的社會意義,同時揭露非官方教化、非制度規範下的童養媳之真實生活

身為現今自由民主生活下的女性,早已告別了上一代「媳婦仔」的哀怨和悲情的年代,而「
活出女性的自信,做自已的主人
」不斷推行的目標。現代女性講求成為「
左手拿鍋鏟,右手拿筆桿
」的時代新女性,世界更提倡「
女士優先
」的國際禮儀,身為新時代的女性是幸福的,有鑑於上一代苦情的命運,我們還是要謹記當時社會時代下不幸的產物,絕不重蹈覆轍,努力、勇敢、自信的作一個新時代的新女性。
資料來源
1. <細說童養媳>,作者 張祐華,私立明道中學。
2. 台灣媳婦仔的生活世界,曾秋美,玉山社出版,1999 年 6 月初版。
3. 傾聽她們的聲音:女性口述歷史的方法與口述歷史的運用,左岸文化,2002年。
4. < 43年回家路 警助童養媳圓夢> ,自由時報,2013.11.18。
5. <從童養媳到老壽星>,浦江新聞網,2010.10.19。
6. <耆夢飛翔 夢想不老>,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2013.5.28。
01130122陳宇薇

分配工作、彙整資料、製作簡報
01130972吳昕穎

搜尋資料、評論人
01131435楊淑淨

搜尋資料、報告人
01130484簡慧瑩

搜尋資料、評論人
01131134陳冠勛

主報告人
小組成員與工作分配

小組討論歷程
相關報導及資料
43年回家路 警助童養媳圓夢
從童養媳到老壽星
〔記者陳燦坤/東勢報導〕自幼送人當童養媳、上次返家已是半世紀前,76歲老婦楊美霞昨突然興起「回家」念頭,卻僅有些許殘存的記憶;幸好,熱心員警靠著有限資訊,終於幫她找到回家的路。

昨天上午10點,東勢分駐所走進一位老阿嬤,告訴值班員警王徽泳想「回家」,王徽泳探詢後,得知這位阿嬤叫楊美霞,幼年因為家中困苦,務農的父親將她送人當童養媳。

老阿嬤說,33歲那年,她曾返家探視住院的父親,父親病逝,她也曾返鄉奔喪,此後,她已43年沒有回家,只記得老家在東勢,附近有座大水池;昨天,她搭計程車自台中回到東勢,靠著模糊的記憶在相似的巷弄間穿梭,但始終找不到記憶中的水池。

靠著阿嬤提供的父、兄名字,王徽泳一一打電話給東勢每位村長,撥到第八通時,總算從東北村長陳平和口中得知有村民和楊美霞兄長名字接近。

老阿嬤重新搭上計程車,沿途邊走邊問,終於找到老家,才知道水池已在數年前填平,周遭也都蓋起了樓房。但終於回到家的她,仍沒能見到家人,原來,兄長外出旅遊,她又失望地回到東勢分駐所。

王徽泳一邊安慰她,順便也留下阿嬤的手機,承諾等阿嬤的兄長回來,一定幫忙聯繫、安排見面,要讓這對離散近半世紀的兄妹,能有重逢的一天。
童養媳 Child Bride
http://issuu.com/iamcheryle/docs/grandmother/7?e=0
耆夢飛翔 夢想不老
寿星姓名:吕竹秀
性别:女
出生年月:1909年9月
住址:虞宅乡虞宅村

吕竹秀的娘家在大畈清溪,在她周岁那年,就被抱到虞宅村当“童养媳”,至今,已在虞宅生活了100个年头。村民们说,她是虞宅村里呆得时间最长的人。

吕竹秀共育有五个子女,都在虞宅村成家,于是老人经常往返于五个子女家庭。近几年,虞宅村进行了大面积的旧村改造,原来的村庄旧貌换了新颜。但这并没有难倒年事已高的吕竹秀,特别是处在路边的大儿子虞根荣家,离虞宅村有千余米路,她记得一清二楚。二儿子虞小甫说,前几年母亲常常是吃了早饭就串门,到吃中饭了再回家。

老人好走动。邻居们说,吕老太经常在村里走动,而且特别喜欢到篮球场边休憩。不过,从去年底开始记忆力忽然下降,好几次出门后找不到回家的路,都是由邻居们送到居住的儿子家中来。

对母亲的长寿,几个儿子都觉得这是老人的福气。二儿子虞小甫说,父母亲都是地道的农民,家庭生活很苦,特别是母亲,既干农活又干家务活,压力很大。母亲一生十分节俭,家中前一餐的剩面汤、冷粥都不愿倒掉。曾有村民半开玩笑半询问母亲吃了什么补品这么长寿,几个兄弟想想母亲没吃什么补品,家庭条件也不十分优越,只好同样开玩笑称“面汤、冷粥是最好的补品”。

吕竹秀还爱好劳动。三儿媳说,平时老人经常会帮助家里干点轻微的活儿,而且有时也会拎上扫帚清扫房前屋后的垃圾,想想老人家年事已高,她曾多次劝说老人不要劳动,但老人却执意要动手,也只好随她。

除此之外,老人还好吃。二儿子虞小甫说,春节时家里放了山核桃,老人不知这是何物,遂将其含在嘴里,品尝山核桃的咸味,急得他忙着把山核桃从老人嘴里扳出来;三儿子虞根华家开有小店,老人时常也会拿点零食放在嘴里尝尝。

“现在老人的记忆力无法与前几年相比了”,虞小甫当着记者的面问母亲,自己怀中抱着的孙女是谁,老人摇摇头称不认识。末了,吐出一句“应该是我们的家里人吧!”
「我聽人說高鐵坐起來好像在飛,不知道這輩子有沒有機會搭搭看?」對一般人而言平凡無奇的交通工具,卻是92歲謝柯俐奶奶心中遙不可及的夢想。但只要心中存有夢想,當機會來的時候,就是夢想起飛的時候!
阿俐奶奶3歲就被送往隔壁庄頭當童養媳,年幼的她每天都要摸黑起床,開始一整天的勞務,挑柴、燒飯、煮菜、洗衣服樣樣來,日子窮苦到她15歲才第一次「摸到錢」。她為了幫家裡多賺點錢,所以到工廠當女工,領薪水時,她偷藏了點私房錢,為自己買一件漂亮的衣服,那是奶奶第一次為自己實現的小夢想,她終於穿上一件全新的漂亮衣裳!然而,身為一名童養媳,奶奶的生命歷程多數時候都是窮與苦的印記,「夢想」對她而言依然是奢侈而遙遠的。
迎接這輩子最大夢想來臨的那天,走進高鐵台中站,她就被眼前明亮、寬敞又現代化的車站給迷住;隨後,奶奶換上白襯衫、穿上高鐵服務員的圍裙,當起餐車小姐,推著快比自己高的大餐車,盡職地詢問每一位乘客:「你要買嗎?」短短時間內創下單一車廂四百多元的超級好業績,服務上了癮,奶奶還捨不得停下來,主動說想要再推一下。
搭著高鐵抵達台北之後,奶奶隨即前往台灣戲曲學院參觀,平日最喜歡看歌仔戲的她一走進後台,看到許多高掛的戲服時,更是開心的說:「我就是喜歡這一味啦!」隨後,戲曲學院學生們為奶奶演出一小段戲劇,讓奶奶看得目不轉睛,她開心的說:「今天真的很好玩,好玩到我都不會想睡覺!」
走過漫漫一生路,奶奶去年還曾興起「也活得差不多了」的想法,但現在她知道追求夢想讓人生更有趣味,於是,她和社工們相約,101歲的時候,要再一起搭跑得最快的高鐵去全台灣最高的101看風景!
透過「不老夢想」高齡者不再將自己關在家裡,他們以全新態度、全心投入的不老精神,創造銀髮舞台,展現無限潛力,他們用行動來破除傳統老觀念!他們的努力,現在要你一起來支持!
影片欣賞
媳婦仔
阿媽的願望
謝謝觀賞
Thank you
http://hicheryle.pixnet.net/blog/post/98373524-%E3%80%90zenit-lc-a%E3%80%91%E7%AB%A5%E9%A4%8A%E5%AA%B3-child-bride
MUSIC START
Full tran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