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presentation...

Present Remotely

Send the link below via email or IM

Copy

Present to your audience

Start remote presentation

  • Invited audience members will follow you as you navigate and present
  • People invited to a presentation do not need a Prezi account
  • This link expires 10 minutes after you close the presentation
  • A maximum of 30 users can follow your presentation
  • Learn more about this feature in our knowledge base article

Do you really want to delete this prezi?

Neither you, nor the coeditors you shared it with will be able to recover it again.

DeleteCancel

Make your likes visible on Facebook?

Connect your Facebook account to Prezi and let your likes appear on your timeline.
You can change this under Settings & Account at any time.

No, thanks

dongdangniandai

No description
by

Chen Xie

on 14 August 2013

Comments (0)

Please log in to add your comment.

Report abuse

Transcript of dongdangniandai

动荡年代的金陵女儿
早期的金女大
金女大的校园文化
吴仪芳校长
华群女士
和程师母的奉献

早期金女大大门
金女大英文原名为Ginling College,中文原名金陵女子大学,由于仅有文、理两个学院,1930年注册登记时更名为金陵女子文理学院。但人们仍习惯称其为“金陵女大”或“金女大”。
德本康校长在绣花巷的办公室。
1915年创办时,校址选在南京绣花巷,那是李鸿章的五子在南京的住宅——李家花园,人们叫它小李相府。这是相连的两座五进五院、共有百间房屋的徽州花园式建筑。里面虽然雕梁画栋,水谢亭台,景色宜人,但使用起来才发现,采光和保温很成问题。因建筑采用的是徽州大屋,坡度过大,光线照不进来,下午5点室内即转暗,不点灯不能工作。
绣花巷庭院式宿舍区的最后一进院落,天晴的时候精致的雕栏和窗框图案清晰可见。
徽州建筑考究的硬木雕花的食堂入口。
浦案老师在绣花巷教室内上历史课,墙上挂着林肯的照片。
金女大学生为周边邻里创办的小学。稍大的女孩子往往因害羞而含胸驼背,图为在帮助她们矫正体态。
早期金女大重视中国传统文化,图为正月十五灯节游园,右四为吴贻芳。
当年有一些课,如心理学课,经常在户外花园的凉棚下进行。
早期(绣花巷时)的外教(左二起)莉蒂亚·布朗、黎富士·德本康、蔡路德、(左七)薛浦来。
“在鼓楼之西,清凉山之东,地名陶谷,相传齐梁时,山中宰相陶弘景初隐于此,因而得名陶谷。清代则为随园,瞻园主人袁简齐先生寿诗,锦围绛帐花三径,路隔红尘水一塘”,用来描述金陵校园,再贴切不过。
荷花池边。
1927年初金女大外籍教职员仍占多数。照片中包括了几位骨干外籍教师:生物系黎富士(右一立者,吴贻芳的导师),历史系师以法(右二),化学系蔡路德(二排左一)。校长德本康(二排中央)。前排右三为郭静娴(即后来的郭静怡教授)。即将赴美留学的郝映青位于前排左一角落。总务程瑞芳师母(二排左五)精神饱满。
花园里的舞蹈。前排中为徐亦蓁,后曾任金陵女大的董事长。
1915年,德本康夫人亲自筹划在南京兴办高等女子大学事宜。当时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战争烟雾弥漫全球,而德本康夫人的工作从未松懈。
1943年德本康校长正式退休,刘恩兰教授发表纪念演说:“记得在1921年,恩兰初次来到金陵的时候,校舍依然在绣花巷的李宅中,对于校长最深刻的印象,就是她那一股忙碌的神情。”
德本康夫人——金女大创始人之一,第
一任校长。
1923年迁入陶谷新校园之后,每逢新生入学周,老同学就会带领新生游遍美丽校园的各个角落,还一起植树。图为1925级刘颖保(右一)带领1923年刚刚入学的新同学逛园。左一为黄丽明(1927级)。
1937年的金陵女子文理学院鸟瞰图
射箭课
敞开着的大窗户保持空气的流通,阳光将我国精美的木雕窗扉图案投射到具有弹性、质地精良的木板上,折射出金女大宫殿般的建筑品位,体现了金女大体育、美育、德育相结合的教学理念。在音乐背景下,女学生精神饱满,迈着有韵律的步伐踏入场馆,馆梁上高高悬挂着的“厚生”校训的校旗。入场队列中,一排右一朱慧珍,二排右一娄尔琦,三排右二符孟雅,钢琴伴奏倪振家。
做体操
形意拳表演
金女大1925级篮球队员,穿深色上衣的是校队队员,其中左三黄丽明,左四陈德贞,左五杨效读,左六张才茂。
金女大教师排球队由体育系和各系教师组成。当年的女子排球是九人制,三三队列,不换位。前排左一为汪爱丽,左二为喜勋,左三为吴懋仪(化学系),左四为李季谋(社会系);后排左一为孙淑诠,左二为谢文秋,左三为谢咸杰。1947年师生比赛,虽然她们被学生队击败,但仍兴致勃勃地合影留念。
体态周上的表演
那时许多学校每年都选校花,金女大从不这样做,而是选举仪态小姐(Miss Posture),以表现其端庄气质及女性风采。有人说金女大的学生连走路都是教过的。是的,千真万确,教走路是金女大“新生训练”的内容之一。每一学年,有一周为体态周(Posture Week)。
金女大现代舞造型
5月花柱舞的热烈场面常常成为户外运动会的闭幕式。校友返校的,通常保留着这个游艺节目。姑娘们会说:“走。咱们去跳上一杆!
金陵合唱团(Glee Club)由全校各系别声乐爱好者组成,需通过严格考核。后排左一是主修英文的岑礼明,左二是音乐系慕淑琴,左三是体育系谢文秋,左四是生物系张荷君,左六是化学系吕锦瑷,左七是主修生物的左景福,左八是指挥邦继老师。后排右四是主修国文的李葆贞。前排左二是家政系吴璇仪,前排左五是化学系宋竞奇。前排右二为英语赵式群,右四为主修地理的杨恳。
(摄于1934年)
金女大毕业音乐会。
前排自左至右:陈泳(左一),陶津(左三)、骆明仁、白露梅(Rose Butler)、薛民激、方仁慧、肖嘉玲、叶惠芳。二排:施贻荪(左一,金大经济系)、沈月娥、叶琼芳、陈敏庄、楼雪明、李文辉、倪振家。后排:林世传(左三,金大经济系)。
高思聪独唱音乐会
金女大1932届社会系毕业的李美云(右一)在南京小桃园创办儿童营养站,带领学生热情地为孤儿、贫儿定期发放食品。
金女大德育贯彻校训“厚生”二字。意为“人生目的不光是为了自己活着,而是要用自己的智慧和能力帮助他人,造福社会,使自己的生命也因而更加丰富”。(“厚生”一词源自《圣经·约翰福音》。金女大认为教育的本质是人格塑造,知识传授则是第二位;教育的根本职能是开发人的潜能,塑造有健全人格的人。
姐妹班里的姐姐李敏芬毕业了,妹妹周霞仙恋恋不舍与她合影留念。
金女大是一所私立小型的女子高等学校,管理上采取家庭方式。导师制,加级主任制,使师生之间建立起深厚的感情,同学之间更像姐妹。
金女大一贯提倡姐妹班制度。所谓姐妹班制度,即每期一年级新生都与三年级同学结为姐妹关系,并且每个寝室有两位三年级学生和两位新生合住。大姐姐的言传身教对妹妹们起着潜移默化的作用。在寝室内要求衣着整齐,行为谦让,举止文雅。
金女大1934与1936两个年级姊妹班合影。三排中间为姐姐班朱觉芳,双手亲昵地搭在妹妹班杨恳的肩上朱觉芳身后为妹妹班班长吕锦瑗。
1939年校庆,十八位北平医界校友自发组织在北平西堂子胡同女青年会会址庆祝聚会。中排左二为李果珍(放射医学家),后排(左二为刘家琦(眼科学家),后排左五为严彩韵(著名的营养学家)。
1938级同学合影(局部):二排左一为宋彬,左二为杜瑞淑,左三为陈复和,后排右一为俞志英,右五为吴宁。
1893年1月26日,吴贻芳出生于湖北武昌的一个书香之家,排行老三,上有哥哥、姐姐。吴氏家族祖籍江苏泰兴,是当地的名门望族。曾祖父是翰林,祖父是举人。后家道衰落,父亲吴守训好不容易考了个秀才,做了私塾先生。吴贻芳的母亲朱诗阁是位大家闺秀,从小受过良好的教育。父亲后来被委任为县牙厘局局长,吴家过着虽不富裕却平安的日子。
1907年吴贻芳全家与陈叔通兄弟二人的合影。前排左起,吴贻芳的父亲、妹妹、母亲、祖母,陈叔通的二兄陈仲恕、陈叔通。后排左起:吴贻芳、姐、兄。
1928年国民政府收回教育权,金女大也按规定推选华人校长,候选人有两位。德本康校长推荐了郝映青,生物系主任黎富士教授推荐了吴贻芳。两人当时都在美国学习,两个人都有很强的实力,但是郝映青在礼仪方面有一些欠缺。
董事会在上海开会,经过权衡,力荐吴贻芳。学校希望她毕业后不要马上回国,利用在美时间多访问考察几所女校,为接任校长做好准备。
留美时期的吴贻芳
吴贻芳校长在金女大校园留影。
典雅、端庄,文静,大方。简洁的条几是其时为数不多的家具之一。
朴素,大方,这就是同学们印象中的校长。日理万机的女校长也会对学生着装提出要求。一次,孔宝定(1939)脚上穿了一双大红袜子,很不协调,自己还十分得意。校长碰见时轻轻提醒:“女大学生穿着应庄重大方,注意色彩的搭配。仪表并不是小问题。”
1934年,音乐楼兼礼堂落成。
吴校长十分重视体育。时常兴致勃勃出席学校各类体育比赛,图为吴校长亲自为球类比赛开球。主持人崔亚兰也很振奋。
1936年。在英国开会的吴校长亲赴柏林慰问金女大奥运团。图中前排左一为黄丽明(中国奥林匹克代表团女子体育指导),左二为校长吴贻芳,左三为杜宇飞(1931年金女大毕业后。投身创办上海女子体育师范专科),左四为崔亚兰(时任金女大体育系主任)。后排右一为张汇兰,中国高等院校女子体育教育第一人、中国第一位女子篮球裁判。
吴校长(后排右三)与体育表演的获胜者合影。图中后排右四为凌佩芬。右二为黄丽明老师,右一为张素央。(1947)
美声歌唱家喻宜萱(1939年摄)
美声歌唱家喻宜萱,1939年从战火中的云南绕道来到成都。吴贻芳闻讯亲自赶往华西后坝去拜访她,请她出任金女大声乐老师。喻宜萱认为自己刚从康奈尔大学毕业,受此重任,深受感动,她除了教学,还举办音乐会,赴周边各地演出,大大丰富了战争中流亡大学生的文化生活。
吴贻芳为“改良脚”(即幼年缠足,后参加“天足运动”,放开双脚),行动不便,因此常以黄包车代步。
对于查体照X光须脱衣解扣,女学生们极不情愿。此为1949年3月15日金女大鼓楼医院体检的情形。
吴贻芳率金女大师生去医院体检。
1934年。蒋介石夫妇来访金女大。这张照片中着旗袍者为宋美龄。左一为西方的传教士马吉牧师(John Magee),1937年他参与救援成千上万面临日军屠杀的中国平民,设立难民医院,并担任国际红十字会南京分会主席和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委员。他在日本侵略南京时拍摄的影片,后来带回加拿大,向全世界公布,成为“南京大屠杀”最早、最珍贵的历史见证。
1936年校庆日。时任金陵神学院院长的司徒雷登与吴贻芳校长合影。
1945年,吴贻芳赴美出席联合国宪章签署仪式期间,接受美国的广播公司(Mutual Broadcasting System)邀请,发表讲话。
1945年,吴贻芳作为中国代表团唯一的女代表在联合国宪章上庄严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黄继汉(左)担任吴校长的助理,及时地向校长反映同学们的意见和要求,被称作校长“贴心的小棉袄”,她担任金女大南京校友会会长长达十八年。
吴校长接受记者采访,介绍金女大办学历史。
吴贻芳长期居住的南京傅后岗15号,“文革”后许多人来这里拜会校长。
邓颖超与吴贻芳亲切交谈。
华群女士(Ms. Minnie Vautrin),美国传教士,她的姓氏Vautrin按英文音译可以译成“沃琼”。但她坚持选择“华群”,一心一意融于华人群体之中,为中华群众服务。为此,她生前也再未用过别的中文名字。华群女士,早年曾在伊利诺斯大学接受过系统的师范专业训练。1911年来华从事教育事业,任安徽合肥三育女子中学校长。1919年应金女大之聘,任教育学系主任兼教务主任。她立刻被校长德本康夫人倚为左右手,每逢校长休假她便代理校长之职,承担起各种责任。
年轻时的华群女士
1919年,华群一到绣花巷校园,就着手改变环境。那里的花园废置已久,一片荒芜,她亲自动手设计了一个玫瑰花园,给师生们带来快乐和美的熏陶。
华群亲手设计的绣花巷玫瑰园。
在金女大的毕业仪式后。社会系主任徐德理(右)和教务主任华群女士(左)合影。(摄于1924年)
华群女士与学生孙谨(前一)、鲁淑音(右一)、陆慎仪(右后)、陈德贞(后中)、谢文秋(左后)合影。
美国使馆派克斯顿(Paxton)先生(前排右)来金女大拜访物理学熊子撖教授(前排左)。
1934年华群与刘颖保等人合影。
华群女士(左九)参加1931级毕业典礼与学生合影。
100号社交厅上方悬挂着六角纱灯。女校纪律严明,周末若有男生来约会,他们只能在这里交谈,吃茶点。每逢此时华群女士就会坐在一旁看报纸或者来回走动,年青人因此觉得她古板,甚至十分恼火。
金女大南山起居室,华群在南京的家。
小礼拜堂,也称祈祷堂。金陵大学英语教师戴籁三夫人(Mrs. Mary Twinem)为纪念丈夫保罗·戴簌三(Paul DeWitt Twinem,金陵大学教师,1923年在南京突然病故)。而出资修建。日寇占领期间,留守南京的西方传教士多次在此礼拜,为南京难民祈祷。
金女大防空洞。
1937年9月20日,孙明经、吕锦瑷在南京金陵大学校园内小礼拜堂结婚,华群为他们证婚。婚礼进行中,九十多架日机开始轰炸。
1947年,吕锦瑷与孙明经的结婚十周年纪念会收到一份最珍贵的礼物,即华群、戴籁三、陈竹君女士出席他们婚礼合影的镜框。
华群将金女大校园开辟为难民营。保护了一万名妇女儿童。
自1937年12月28日起,日军特务机关在金女大难民营进行“良民登记”,前后共九天,登记时经过严厉询问,认为无士兵嫌疑者,才发给登记证。而有一帮汉奸在旁诱劝,说只要主动说出是士兵或防护团的,可以不杀。结果承认是士兵的,无一幸免,全被枪毙。为了保护这些中国士兵,华群急中生智,让金女大校园内收容的妇女难民出面认兄、认父,用这种办法救下了很多士兵。得救的达百余人。
1938年难民营工作人员及为难民营开办的学校的教职员合影。前排右二为凯瑟琳·舒茨,右三为林弥励,右四为程瑞芳,右五为华群,右六为陈斐然。
华群看望粥厂工作同仁留影。左一是华群,左二是沈牧师,左五是金女大老邵。
王丽纯与母亲,她们是华群保护难民的受益者和见证人。
1937年12月,南京大屠杀期间金女大难民营早期工作人员合影。前排自左至右:罗宪珍、王瑞芝、华群、程瑞芳、薛玉玲。后排左二起:范牧师、福斯特、唐博士、陈斐然。
1938年5月31日,华群与金陵难民营工作人员合影,他们全职或兼职在此工作。中排:罗宪珍(左三)、邬静怡(左四)、陈斐然(左五)、华群(中)、程瑞芳(右六)、戴籁三夫人(右五)、王瑞芝(右四)、薛玉玲小姐(右三)、杨绍诚牧师、李鸿年(总务处助理主任)。后排:吴爱珍小姐(左三)、蒋先生、范先生、鲍忠(左六)、福斯特牧师(中)、唐博士(右六)、王耀庭(右五)、周牧师、赵雅男、詹金栋、孙承恩。
南京鼓楼难民医院(原鼓楼医院养病组)部分同仁。与部分被救助的平民伤员合影。前排中为马吉医生。(1938年5月)
由于墙外有日军,华群为了让孩子们不上街,在缺乏体育器具的情况下举行校内活动,图为简单而紧张的障碍赛。参赛者头上顶一本书,以最快速度绕过指定目标,跑完指定距离,若书本未掉即为胜利者。背景中图片右一为王耀庭(初一的大王老师),右二为华群手搭凉棚遮避刺目的阳光,认真观看女孩们的游戏。
平仓巷3号,被华群戏称为“单身汉之家”(Bachelor’s house)的。金陵大学农学院卜凯教授的住宅(妻子即获得诺贝尔奖的赛珍珠)。日军占领南京期间,七位外国人传教士教授均住在此处,许多拯救行动都在这里策划,故被拉贝称为“南京大屠杀期间国际安全区智囊团组织所在地”。
华群谦虚地站在图右的绿树旁,等待出场致词,图右二观众为程师母的儿媳妇秦秋云,她手中抱着的是小儿子程国瑜。华群常说:“我非常喜欢程国瑜。”
华群是高中九位同学的班主任,她的日记中记载了1939年圣诞节学生表演“各国圣诞节采风”的情况。
北京校友会2008年会上的许勤(右一)。
华群女士
程师母(左)与小孙女德本康夫人。
程瑞芳(1875—1969),生于武昌,原名乐瑞芳,婚后随丈夫改姓程。丈夫脾气暴戾,竟至抛妻弃子,再也没有回来。三十岁时她走出家门,学习护理,挑起家庭的重担。她的儿子名叫程德华,原在武昌教书,经人劝去上海做生意,不善经营而賠了钱,遂到南京。程师母托人,安排在金陵中学任教。在八年抗战中,她主动承担了抚养儿媳和四个孙子的义务,还收养了一个驼背女孩。
1940年,华群担任班主任的班级举行高三毕业典礼,九位学生身着粉红色班服可惜华群老师已回国治病。德本康前校长(二排左三)站到了华群的位置上。二排左二为林弥励,右一为程瑞芳师母,她们曾是华群的左臂右膀。后排正中为王耀庭老师,华群战时的秘书和翻译。前排左二为吴静华,左三为朱为捐(后任中国百科全书编委),左五为冯传英,左六为程淑英(后任《北京晚报》“五色土”副刊编辑)。
程瑞芳师母巡视难民学习织布情况。(1938年摄)
上海老校友接待程师母。左起:严莲韵、杨丽林、程瑞芳、刘剑秋、邓裕志。(摄于1965年)
邬静怡老师(后排左一)与上生物课的初中学生合影。
晚年的邬静怡(前排左一)与姐姐邬静安(钢琴教师)合影。
前言
金女大英文原名为Ginling College,中文原名金陵女子大学,由于仅有文、理两个学院,1930年注册登记时更名为金陵女子文理学院。但人们仍习惯称其为“金陵女大”或“金女大”。
1915年秋季,一切准备工作就绪,金女大正式开学,成为中国长江流域第一所女子大学。从此在20世纪上半叶,为社会培养了一批德、智、美全面发展的女界精英,成就了中国近代教育的一段辉煌。
金女大虽然在1950年代的院系调整中消失了,但此前从金女大走出的一届届毕业生,却以自己的风采和奉献继续向社会展示着母校的风范。本展览以图文并茂的形式,展示金女大的发展历程,其中的图片系从遍布海内外的校友中征集而来,绝大部分为首次披露。下面我们就一起走进当时最为著名的女子大学,一览金女大的风采。

策展人:
孙建秋
Full transcript